•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道教学术:上清经所见偶景与存思关系推考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胡百涛     时间:2019-06-12 16:49:08      繁體中文版     

道教学术:上清经所见偶景与存思关系推考

六朝上清经法中有偶景一词,由于其承袭了游仙诗的行文风格和含混的表述,很多研究都将之视为法术之一种而归于房中养生一类。上清经谈及偶景亦多与辟黄赤之非相关联。那么,偶景与房中术之间的联系便是值得深入考察的。另在对偶景相关的描述中,除《真诰》出现了杨羲、许谧等与几位女真的具体交游场景外,余则多为存思活动的一部分。存思作为上清经法的核心内容,它与偶景一语的关联如何,同样也是值得深入探讨的。文章将渐次讨论这些方面的问题。

一、偶景一词的出现及所指

偶景一词并不常见,作为完整的词组,其首先出现在东晋出世的《高上太霄琅书琼文帝章经》和《洞真高上玉清隐书经》,然后出现在陶弘景整理的《真诰》中。现将相关文句引证如下:

《高上太霄琅书琼文帝章经》不骄乐天王太霄琅书琼文第五:

桃康定名籍,明初保劫功……五苦非所履,结友在太空……结携九岭真,偶景以成双。何为坐嚣秽,婆娑待命穷。

《洞真高上玉清隐书经》上清太上玉清隐书灭魔神慧高玄真经:

偶景策飞盖,迅辔浮八清。整控启丹衢,流盻宴云营。协神飘津波,褰趾步寒庭。……携提神霄王,高会太上京。……并景反寂辕,高超绝岭飞。玄栖重虚馆,静想高神回。

《高上太霄琅书琼文帝章经》和《洞真高上玉清隐书经》都是诵习《大洞真经》三十九章的佩文,其所述内容都是阐发《大洞真经》三十九章存神之旨的。此处所引《琼文帝章经》文句是说修习三十九章者值本命八节之日或斋日存思高上元皇、命门桃君孩桃康(道康)、中央司命丈人君理明初,在存思中分别与他们相携飞升太空。《玉清隐书经》所述乃龙华玉女郁萧明、定云敷、安延昌、飞四渠等合歌的灭魔招真之曲,描述与神霄玉清王在太空翔游的情境,为诵习三十九章之前用以灭试招真的佩文,所起到的实际作用仍然为存思神霄玉清王。

《真诰·运象篇第二》:

夫真人之偶景者,所贵存乎匹偶,相爱在于二景,虽名之为夫妇,不行夫妇之迹也,是用虚名以示视听耳。苟有黄赤存于胸中,真人亦不可得见,灵人亦不可得接。徒劬劳于执事,亦有劳于三官矣。

七月一日夜……真妃……见授书此曰:……又当助君总括三霍,综御万神,对命北帝,制敕酆山。又应相与携袂灵房,乘烟七元,嘉会希林,内摅因缘也。……至于内冥偶景,并首玄好,轻轮尘蔼,参形世室,妾岂以愆累浮卑少时之滞,而亏辱于当真之定质耶?夫阴阳有对,否泰反用,二象既罗,得失错综,此皆往来之径陌耳。……冥数上感,有命而交,灵书玉台,真契合景,是以言单于辞,心讫于笔,妾岂独叹于一人乎,盖示名分之判例也。

《真诰》是记述《大洞真经》降世经过的汇编文集,其所述偶景是很具体的。引文所涉都是杨羲和紫清上宫九华真妃之间“俦结”一事,概言之曰偶景、并首、合景,对九华真妃来讲叫作“聘”,对杨羲来讲叫作“接”或“携真”。 《运象篇第一》说:

南岳夫人见授书曰:冥期数感,玄运相适,应分来聘,新构因缘,此携真之善事也,盖示有偶对之名,定内外之职而已。不必苟循世中之弊秽,而行淫浊之下迹矣。偶灵妃以接景,聘贵真之少女,于尔亲交,亦大有进业之益得,而无伤绝之虑耳。

从上述三部经典中可以看到,偶景也称为并景。偶,当为耦之假借(参见《说文解字》段注),匹也,对也,偶景是为二景双方的匹对。如此则上清经中表述偶景思想的便不再限于此处数语,比如:

《洞真高上玉帝大洞雌一玉检五老宝经》:

①愿玄母与我俱生于生炁之间,与我俱存于日月之间,与我俱保于九天之间,与我俱食于自然之间,与我俱饮于匏河之间,与我俱息于玉真之间,与我俱寝于仙堂之间……

②愿天、愿地、愿风、愿云,四愿一合,定籍长生,天盖胎根,地助曜灵,神风八扇,景云流盈,我与帝君,同飚上清,观盻北玄,解带玉庭……

③存太一与兆形正同,衣服亦同也。是以兆之身,常当斋洁而修盛,以求会景于太一也。

④乞隐太微,合景太一……我入太一口中,合形一景,与太一共为一身。

《上清太上帝君九真中经》:

⑤存奔日月道者,……心祝曰:愿与帝君太一五神,合景如一。

《太上五星七元空常诀》:

⑥并足荧惑星上,闭气三息,向南微祝曰:……使我飞步,变气藏形……齐光三气,合景火星。

⑦还金星上,闭气七息,叩齿七通,祝曰:飞空太幽,化景五常……得与玉皇,同游上京。

可知,偶景也被称为合景,而且合景是更为普遍的称谓,偶景可能不是一种独立的方术。所引材料①为祝诵得与九灵玄母相伴而行止坐卧,②为祝诵得与帝君(帝一尊君)同飞上清,③为存想自己与太一帝君务猷收形象一致,④则存想自己与太一帝君合形同体,⑤是为存想与日中五帝、月中五帝、太一五神(太一帝君务猷收、元素君左无英公子、洞房右白元君郁灵标、中央司命丈人君理明初、命门桃君孩道康)形体合一,⑥⑦为飞步五星空常之法,先存五星入五脏之中,然后依次存想自己立于五星之上,微祝与五星或仙真相合。所以,修道者所偶对的可以是星象,也可以是仙真,其中仙真可以是帝君等男真,也可以是玄母等女真,是以,《太真玉帝四极明科经》说:

夫上真帝景及夫人元君之胤,皆得下降有道之人,结对景之匹,以炁相适。

而且,修道者必须要能够招致多位神仙,是以,《洞真太上素灵洞元大有妙经》说:

若云軿既致,合炁晨景,以登太微。太微二十四真人,俱与身中神明,合晏于混黄之中,共景分于紫房之内……又当兼行帝一、太一五神,及三五七九之事…若单受一道者,则三元不备…不得游景太微之天。

所述神真包括太微二十四真人、帝一、太一五神、三元(三部八景或三素元君)、五脏五方五行神灵等等。这种情形在《真诰》中也是一样的,下文详及。

稽诸引文,可以得知修道者与仙真匹对的方式有二:一为存思仙真与己身合偶为一,二则存思的仙真提携修道者一同飞升上天,甚或遨游太空。在《真诰》中偶景则被描述为鲜活的神人交往场景。

二、《真诰》所述偶景及其与房中术的关系

《真诰》中可以明确查到的神人交游,包括开卷愕绿华降羊权事、九华真妃降杨羲事及云林右英王夫人降许谧事。《握真辅第二》记载有许迈给许谧的书信:“闻弟远造上法,偶真重幽,心观灵元,炁陶太素,登七阙之巍峩,味三辰以积迁,虚落霄表,精郎九玄,此道高邈,非是吾徒所得闻也。”陶弘景注其中“上法”为“上清诸道”,注“偶真重幽”为“云林降也”,即是说云林右英王夫人降许谧。愕绿华降羊权事只有首卷三条记载,其实只有一件事,并不能说明愕羊之间所修习的道术究竟是什么内容。

至于云林右英王夫人与许谧之间的交往,可以从《真诰》中找到如下材料:

又按并衿接景阳安,亦灼然显说,凡所兴有待无待诸诗,及辞喻讽旨,皆是云林应降嫔,僊侯事义并亦表著。而南真自是训授之师,紫微则下教之匠,并不关俦结之例……

来寻冥中友,相携侍帝晨。王子协明徳,齐首招玉贤。……云林右英王夫人授诗。此诗与长史,兼及掾事。

世珍芬馥交,道宗玄霄会。振衣寻冥畴,回轩风尘际。……密言多傥福,冲净尚真贵。咸恒当象顺,携手同衾带。……右英王夫人授书此诗,以与许长史。

玉醴金浆,交梨火枣,此则腾飞之药,不比于金丹也。仁侯体未真正,秽念盈怀,恐此物辈不肯来也。……云林右英王夫人口授,答许长史。

《翼真检第一》说:“真降之显,在乎九华。”按《真诰》卷一至卷二,紫清上宫九华真妃数降杨羲:

兴宁三年岁在乙丑,六月二十五日夜。……妃手中先握三枚枣……(枣)有似于梨味耳。妃先以一枚见与……(又曰:)闻君徳音甚久,不图今日得叙因缘欢,愿于冥运之会,依然有松萝之缠矣。……作诗如左,诗曰:……振衣尘滓际,褰裳步浊波。愿为山泽结,刚柔顺以和。相携双清内,上真道不邪。紫微会良谋,唱纳享福多。

六月二十六日夕……紫清真妃曰:……非不能采择上室,访搜紫童,求王宫之良俦,偶高灵而为双……直是我推机任会,应度历数……自因宿命相与,乃有墨会定名。素契玉乡,齐理二庆,携鴈而行,匏爵分味,醮衾结裳,顾俦中馈,内藏真方也。推此而往,已定分冥简,青书上元,是故善鄙之心亦已齐矣,对景之好亦已域矣。

六月二十九日,九华真妃授书曰:景应双粲,云会玄落……日者霞之实,霞者日之精。……夫餐霞之经甚秘,致霞之道甚易,此谓体生玉光霞映上清之法也。

六月三十日夜。九华真妃……出二卷书以见付……

七月一日夜……真妃……见授书……

丙寅年正月十一日夜,九华真妃告杨羲:

……尔泊眇观,顾景共欢,于是至乐,自鎗零闻于两耳,云璈虚弹乎空轩也。口挹香风,眼接三云,俯仰四运,日得成真,视眄所涯,皆已合神矣。

不过,“妾岂独叹于一人乎”,九华真妃与杨羲,云林右英王夫人和许谧之间并不是固定的降嫔关系。《协昌期第一》曰:“右一条安九华所告令施用。此二条皆驻白止落之事,亦是令答示长史也。”《运象篇第二》云:“性甚宽仁而所闻急,而应物速者,更违旨耳。火枣事未宜问也。右九华真妃言。”又云:“所恨在于应物速,招真急耳……紫薇王夫人授,示许长史。”这几条显示出九华真妃除降授杨羲之外,同样降授许谧,所以杨许他们是共同来接受仙真降授的,很可能不存在固定的匹对关系。在九华真妃八次降授杨羲的经历中,乙丑年六月二十五日夜她与紫微王夫人并两侍女见降,六月二十六日夕与其余八真来降,六月二十九日夜与桐柏真人同降,六月三十日夜与紫微王夫人、南岳夫人同降,七月一日夜与八真同降,七月十六日与南岳夫人同降,十二月十七日夜与其余七真同降,丙寅年正月十一日夜降后二月三十日南岳夫人就正月所说事重发议论,可以说并没有单独降授杨羲的记录。此外,乙丑年八月七日夜右英王夫人降授许谧论交梨火枣之后,紫微王夫人复授答:“玉醴金浆,交生神梨,方丈火枣,玄光灵芝,我当与山中许道士,不以与人间许长史也。”右英王夫人与紫微王夫人就一事同日降授,可见右英王夫人与许谧也没有固定的搭配关系。

上引材料中,“振衣寻冥畴”“密言多傥福”“咸恒当象顺,携手同衾带”“振衣尘滓际,褰裳步浊波。愿为山泽结,刚柔顺以和”“携鴈而行,匏爵分味,醮衾结裳,顾俦中馈,……情缠双好,齐心帏幙”“携袂灵房”“内摅因缘”“顾景共欢……口挹香风,眼接三云,俯仰四运”等语句多被理解为是对男女性行为的喻指。其实,这些描述另有寓意。

首先,振衣、衾带、褰裳等词语不一定表述男女之间的肌肤之亲。《广雅·释诂一》曰:“搴,举也。”王念孙疏证:《郑风·褰裳》篇云褰裳涉溱,《庄子·山木》篇云蹇裳躩步,并与搴通。《运象篇第四》云:“褰裳济绿河,遂见扶桑公。”《稽神枢第三》曰:“解带被褐,寻生理活。养存三亦,洞我玉文。”《阐幽微第二》载辛玄子自序并诗,序称“振翠衣于九霄,儛玄翮于十方”,诗言:

寂通寄兴感,玄炁摄动音。高轮虽参差,万仞故来寻。萧萧研道子,合神契灵衿。委顺浪世化,心标窈窕林。同期理外游,相与静东衣。(此篇申情寄之来缘也)

《握真辅第一》载真人张诱世诗:

北游太漠外,来登蓬莱阙。紫云遘灵宫,香烟何郁郁。美哉乐广休,久在论道位。罗并真人坐,齐观白龙迈。离式四人用,何时共解带。有怀披襟友,欣欣高晨会。

引文中扶桑公、辛玄子都是男真,张诱世之诗是杨羲梦中作与蓬莱仙公洛广休及真人石庆安、许玉斧、丁玮宁的,所以他们对这些词语的使用都不可能是对男女同游欢娱的描述。实际在上引文句中,衾带被用以表示修道者无为无闻的心境,解带藉以表示修道者抛却内外之累的状态。振衣、褰裳则表示修道者遨游虚空、蹁跹飞腾的体态。是故《运象篇第二》说:“紫微王夫人授书曰:懃精者味玄之灵标也,凝安者拘真之寝衾矣。”

其次,咸恒之象的比喻,除右英夫人此处所授,尚有九华真妃六月二十五日初降口授后紫微夫人所授:“乘飙俦衾寝,齐牢携绛云。悟叹天人际,数中自有缘。上道诚不邪,尘滓非所闻。同目咸恒象,高唱为尔因。”乃是对九华真妃所授内容的补充。所以,咸恒之象的比喻同时涉及右英夫人和九华真妃两位女仙。咸恒象与山泽结同出《易经》。《咸•彖传》曰: “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太平。”《恒·彖传》曰:“恒,久也,刚上而柔下,雷风相与,巽而动,刚柔皆应。”《说卦传》曰:“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易八卦相错变化,理备于往则顺而知之,于来则逆而数之。是故易逆数也。”孔颖达疏:“圣人重卦,令八卦相错,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莫不交互而相重,以象天地雷风水火山泽莫不交错,则易之爻卦,与天地等,成性命之理、吉凶之数,既往之事,将来之几,备在爻卦之中矣。故易之为用,人欲数知既往之事者,易则顺后而知之;人欲数知将来之事者,易则逆前而数之,是故圣人用此易道,以逆数知来事也。”《咸•象传》曰:“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咸恒象与山泽结表述的同是双方的感应与交往,所以其所涵盖的不但不止于男女之间的交往,而且更大程度上是说天人之间的感应。许长史在接受咸恒之语后说:“旨谕有咸恒之顺,宗期则玄霄之会,虽钦愿荣崇,欣想灵诰,窃惧熠惧之近晖,不可参二景之远丽,嘒彼之小宿,难以厕七元之灵观,尊卑殊方,高下异位,俯仰自失,罔知所据。”于此正为同义。

再次,《医暇卮言》说:“道家有交梨火枣者,盖梨乃春花秋熟,外苍内白,有金木交互之义,故曰交梨。枣味甘而色赤,为阳,有阳土生物之义,故曰火枣。” 黄庭坚《采桑子》有句:“虚堂密候参同火,梨枣枝繁。深锁三关,不要樊姬与小蛮。”陈永正注:“词言参同火,指内丹术之炉火。候火,喻意守丹田。梨枣,为丹药汞、铅之代称。……词意谓谨守身心,不亲女色。”梨枣,代表木金、铅汞、龙虎。又《运象篇第二》载八月七日夜,云林右英王夫人口授答许长史:“玉醴金浆,交梨火枣,此则腾飞之药,不比于金丹也。……火枣交梨之树,已生君心中也。心中犹有荆棘相杂,是以二树不见。不审可剪荆棘出此树单生,其实几好也。” 则右英王夫人所说和九华真妃所喻指的交枣火梨实际是内修摄养之术,似或指《大洞真经》三十九章所述的众多代表仙真颜色的云气从绛宫(心)至命门(肾)、尾闾再夹脊上行这一巡行路线。

此外,《真诰》这些描述是否暗含了上清史上曾经存在过男女双修之术,这也是难以得到圆满解答的。男女双修必须双方相互配合,但《真诰》原文已否定了这种可能。《翼真检第一》说:

又按二许虽玄挺高秀,而质挠世迹,故未得接真。今所授之事,多是为许立辞,悉杨授旨,疏以示许尔,唯安妃数条是杨自所记录。今人见题目云某日某月某君授许长史及掾某,皆谓是二许亲承音旨,殊不然也。今有二许书者,并是别写杨所示者耳。

《稽神枢第二》说:“敦尚房中之事,故云挠滞。”《真诰》多次提到“肥遯长林,栖景名山”“渺邈于当世”“远人间而抱淡”,而许谧、许掾都“外混世业”,并有妻室,而且“长史妇亡后更欲纳妾,而修七元家事”。正由于右英王夫人所谓“内接儿孙,以家业自羁,外综王事,朋友之交,耳目广用,声气杂役,此亦道不专也,行事亦无益矣……真诚未一”的问题,许谧根本无缘接触云林右英王夫人,而是全由杨羲作为媒介,王夫人与许谧之间自然不能修习男女双修之术。既然右英王夫人与许谧之间的偶景不能是男女双修之术,九华真妃与杨羲之间的偶景也自然不会是双修术。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
道教书籍
学道入门专题
博聚网